傻子的帅傻子

🎈Wink的平行时空 C5

希子。:

*邬童x尹柯 


*用行动证明我还在,以及…如果可以,谁不想岁月静好。


*少年时代平行时空设定。与原著无关。


*我诚挚的邀请各位挑错字,但也郑重的请大家将文评一块进行。


*各位看文愉快吧。


*请勿上升真人。


——————————————


前文戳这:C1  C2  C3  C4


——————————————




C5。


 


第一场练习赛结束之后的第二天早上,邬童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落枕了。


 


“尹柯!我落枕了!”


 


在浴室洗漱的尹柯听到这么一声喊,脑门上流下一滴冷汗。落枕了就落枕了呗,是枕头欺负的你又不是我,你喊我能有什么用。


尹柯漱着口,在内心吐槽,但身体却还是很诚实的将嘴里的水吐掉,然后端着杯子探出了头看向此刻正笔直的坐在床上捂着脖子,正在龇牙咧嘴的试图扭动脖子的邬童。


 


“你昨晚到底是怎么睡的觉?“


 


尹柯一脸的哥们我真佩服你的表情。邬童艰难的侧过脖子看他。


 


“卷缩着睡的啊,这么短的床放不下我的大长腿,每天晚上睡着了都觉得自己是卷缩在壳里的蜗牛。“


“蜗牛没骨头不会扭脖子…你多活动活动就好了。“


尹柯说完缩回浴室去继续自己的事情,邬童还没等闹脾气呢,就听到一个他很熟悉的声音。


 


“邬童,你要是落枕了,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罗瑞。邬童几乎都快忘了他还有这么个室友,刘贺不在他真的完全察觉不到这宿舍除了他和尹柯还有其他人。


但他以前没觉得罗瑞存在感这么弱,现在也不知道咋回事儿。


 


罗瑞倒是很认真的看着他,邬童想起来了,罗瑞最开始学习当捕手的时候经常受伤,被护具磨到或者被球打到,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冬天还好,一到夏天就连教练都会心疼。


为了防止他落下毛病,教练教了他一套按摩方法,为的就是让他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身体,有伤别落下病根啥的。说起来,教练还提过罗瑞学的很好来着……邬童捂着脖子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的同时,朝罗瑞笑笑,然后说。


 


“不用不用,我活动活动就好。“


 


罗瑞的笑容僵在脸上。邬童仿佛没看见似的,趿拉着拖鞋捂着脖子走去浴室门口。


 


“这位神仙,你用浴室用太长时间了吧。“邬童气鼓鼓的揉着脖子,没啥好脾气。但人尹柯可不怕他,擦完脸的毛巾往肩上一搭,手上还拿着块叠好的毛巾,瞪了一眼邬童,叹了口气。


 


“你叹什么气,我还没叹气呢!“邬童炸毛,下一秒脖子疼的地方就多出来一块温暖的毛巾。


“自己摁着。捂一会儿然后慢慢扭动试试。谁都落枕过,没见过谁跟你似的这么孩子气的。你不是成年了么?身份证拿出来我看看。“


“你查户口的你?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成天成熟的像个老干部。“


邬童日常和尹柯拌嘴吵架,表面上是真看不出来这俩人是在交往。但是总还是有很多细节将那些感情表露无遗,在有心人眼里看来,就仿佛是一根根刺扎在肉里,想连根拔掉,却在拔的过程中断掉了,反倒更疼。


 


……


 


吃过早饭之后是两队的训练时间。尹柯第一个到达操场,在等待的过程中他拿着纸笔在白纸板上画着什么。


 


“尹柯,接着。”


 


苏傲的声音。尹柯下意识的抬起头来,下一秒反应敏捷的接住苏傲扔过来的一瓶水。


 


“谢谢。”


“客气。画什么呢?”


“我是在分析然后调整战术。我发现要赢邬童他们,我们得改变策略。”


“说来听听?”苏傲来了精神,坐到尹柯旁边。稍微靠的近了些,尹柯突然沉默,不着痕迹的挪出了一点空隙。


 


苏傲是多聪明的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尹柯始终是个慢热的人,哪怕自己是他的投手也不会那么快接受。


虽然能够理解,但私心苏傲还是觉得有点小难过,毕竟他是很欣赏尹柯的,想和尹柯成为朋友,甚至是好朋友,这是从他和尹柯搭档以来就一直在想的事情。


只是,还是需要时间。


 


“……怎么改变策略?”苏傲率先打破尴尬的气氛。尹柯了然他是在试图缓解尴尬给自己台阶下,于是尹柯递给苏傲自己手里的白纸板。


 


“你看,我先说防守。我仔细分析了一下他们一队的队员特点。有那么几个人是需要注意的。首先邬童是肯定的,他力气仅仅比你小一点点,而且手长腿长,在滑垒的时候很有优势,但是他敏捷度不够。针对他,我想的是你尽量让他打出一些滚地球,让球从上方过来,下坠到击球位置他就很难打出高飞。只要打出滚地,我们这边派好的游击手盯住他就可以。再不济,可以让他去跑垒,但是要尽量想办法放出跑垒空间。“


 


“你是说在传的时候放慢速度让他跑,但是要在合适的时机造封杀?“


 


“对。邬童是个很在乎胜利的人,他跑垒的时候很少会看着球,他一般是根据周围人的反应来判断是否需要停止跑垒的。所以我们的队员只要在互相捡球传球的时候伪造出一些适当的假象就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猜想他看到我们都在忙着找球捡球,他一定会继续跑垒,那我们只要在他跑过二垒没办法再回去的情况下把球投向三垒,就能造一个封杀。“


 


“你这个想法很可怕,但这个想法需要我们的队员之间有默契的配合。这相当于在赛场上演一出戏给邬童看,我们之间又不能喊出声只能靠默契,能不能配合好,我可不敢说。再说邬童……他也不是那么笨的人吧。“


 


“他当然不笨,他非常聪明,但也就是因为他很聪明,所以他会更相信自己的判断。这是邬童的一个很大也很无奈的缺点,因为他们学校的校队里,别的队员他指望不上,所以他培养出了自己去判断比赛的能力,可也正因为如此,这也会成为他的致命弱点。“


 


尹柯的笔点一点一点的,他说的很绝。苏傲忍不住侧过头看了尹柯一眼。


他发现尹柯已经把邬童研究透了。


 


“你都把他看得这么透彻了,当他的敌人可真是太恐怖了。“苏傲由心而发的说了这一句。尹柯低下头笑了一下。


“可我和他的比赛里,他赢得次数更多。因为,我也有弱点。其实苏傲,你也有弱点。所以你赢不了邬童。“


“……说你俩呢为啥拉上我!!“苏傲被尹柯气的要摔板子了。尹柯被他难得炸裂的反应逗笑了。


“我就是那么一说啦,谁都有弱点。我们继续往下说赶紧的!“


 


二队的队员们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投捕搭档眼睛里都冒光,一个个的都开始瑟瑟发抖。这两位不是一队胜似一队的大神,莫不是又想出了什么折磨人类的游戏?!


 


但当他们听到尹柯和苏傲跟他们说的话之后,二队每一个队员,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


苏傲毫不抢功的说都是尹柯分析后得出来的战术。


 


“大神就是大神,真的不懂为啥罗瑞能成为第一捕手。“有些队员是直性子,为尹柯打抱不平。尹柯盯着手里的分析板冷静的开口。


 


“罗瑞比你们想象的要强多了,你们不要太轻敌了。专注训练。”


苏傲站在他旁边点了点头。


二队队员都乖乖的应了句是。没办法,气场太强大。本来尹柯不笑的时候就整个一冰山,现在旁边还站一个一米八多大高个的苏傲给他撑场子,俩人整个就一魔鬼组合。


二队队员们每天的训练都水深火热的T^T.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抱怨。他们都知道尹柯说的有道理。罗瑞不弱,他只是跟尹柯比要差那么一些,但如果把他放到二队里,他也依旧是顶尖的选手。


所以二队没有人否定尹柯的话,也知道尹柯的意思。


 


为了贯彻尹柯针对一队制定的战术,二队像疯了一样的开始了地狱模式的练习。为的就是能够为明天的比赛扳回一城。


苏傲和尹柯看着在玩命训练的队员,都表示很欣慰。尤其是苏傲。


“喂,你知道他们是为了送你去那个位置吧?”


“我知道。但其实罗瑞并不差,你昨天不是也看见了?”


“我看见了啊。他能够接住邬童的快速球。他体力跟你不相上下,他甚至在以投手为中心这个战术上贯彻的比你更好。如果说听话,会接球,体力好就能够当第一捕手,那他的确够格。”


“……”


 


他和苏傲都明白苏傲这番话的意思。


如果说捕手是这么简单的工作,那确实罗瑞更适合当第一捕手。


但昨天那种情况,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就是在无底线的消耗邬童,而捕手的不作为,就是作为一个捕手的致命弱点。


 


“明天的比赛,会有结果的。但……明天之后就要进行轮换了吧?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舍不得我啊?“


“……啧。“


“开个玩笑都不行,你可真是个老干部。“苏傲撇撇嘴,往前走去纠正队员训练,留下尹柯一个人呆在原地。


这一天已经俩人说他老干部了,还都是他的投手搭档……几个意思?!


…………


 


相比二队的摩拳擦掌士气高昂,一队的画风变得有些难以言喻。


 


昨天那一场比赛,虽然只是一场练习赛,但一队的人都是精锐,对捕手的弱点几乎全部都清楚了。


说白了,现在的一队捕手罗瑞唯一的优点就是能够给邬童足够的发挥空间,作为投手的邬童想干嘛干嘛,投什么球他都能接得住,邬童想出什么战术他都能配合。但是!


你要是想让他这个捕手,所谓的场上的军师去出主意,临场反应改变战术策略甚至更换配球,他都做不到。


就是这么个弱点,要么解决,要么换人。


 


既然明天还有一场比赛要打,那么大家针对这个弱点的选择就是,克服。


 


说得容易……刘贺扶额。


他们队现在已经在会议室盯着昨天的比赛录像看了一个多小时了。


专注盯捕手的部分,来回复盘看罗瑞和尹柯当捕手的时候的一些细节。


 


“罗副队你这里可以参考一下尹柯,苏傲打到第九局的时候,尹柯就让他放出了盗垒空间,看到没就这!这个暗号!“傅文珂激动的按了暂停,视频停在尹柯打手势的地方。


 


傅文珂,人成老傅,偶尔也叫傅老师。是一队的外野手,脑子很理性,性格也比较放得开,所以复盘分析是由他来做,也暂时接替了捕手的战术分析的职责。此刻他用红外线笔指了一下尹柯,然后看向罗瑞继续解释。


 


“他这个放出盗垒空间钓鱼的战术之所以高明是高明在那个时候是全场最后的进攻,而那个时候的情况是我们不得分就打平。这是一个心理战术,那个时候末局了,他们有再也的得不了分的压力,但我们也有不拿分就打平局的压力。咱们这队从投手以下都是胜负心贼重的,他就是抓住了这个点。是不是廖云?“


 


廖云,一队暂时的一垒手。也是昨天被尹柯被一个盗垒战术给钓上去的鱼。此刻傅文珂复盘分析点名到他这,廖云真恨不得直接钻桌子底下去。


 


“别提了行不行啊……尹柯大神玩的一手好心理战术,我一个小小的一垒手哪能跟人家尹柯大神斗。惹不起惹不起。我告辞。“


 


廖云那副委屈样逗得大家乐起来。连邬童也玩着笔扬起了一抹微笑。


他还真挺喜欢别人夸他未来搭档的。


感觉比夸自己还更骄傲呢。


 


整个会议室,只有一个罗瑞笑不出来。


 


“严肃严肃。我们还要继续呢,尹柯大神的风格我们罗副队暂时学不来啊,但副队你相信我,你也不是啥优点都没有。而尹柯大神也不是全能的。你听我慢慢跟你分析啊。”


 


傅文珂的眼镜都在反光,他这一番话让所有人包括罗瑞在内的人都打起了精神。就连邬童都坐直了身子开始认真的盯着他。大家这样的反应搞的老傅也一哆嗦。


 


“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我只是说尹柯大神不是全能的,但他哪不全能……我现在也还不知道。”


“切~”众人嫌弃。


“不知道你在这说人家?!赶紧的,往下说。”邬童忍不住扔了个本子过去,被老傅接住然后笑眯眯的放回来。


“好好好,邬童老大您别着急。”


“老傅你太狗腿了,赶紧的。”刘贺忍不住拍桌。


 


“咳咳。虽然尹柯大神具体哪有缺点我还不知道,但我确实发现了我们罗副队的优点。”傅云珂把视频按了快进,然后在一个地方停下来。


 


“就是这里,我昨天看比赛的时候被罗副队唯一惊讶到的地方。”


 


他用红外线笔在主要地方画了个圈,然后看向罗瑞。


这是他昨天觉得罗瑞唯一值得被他们尊称一声罗副队的地方。


大家随着红外线笔的灯光看过去,发现是罗瑞一直蹲着的姿势,突然换了。


邬童也愣了一下,然后看向罗瑞,大家视线聚焦,老傅开口。


 


“昨天这个地方,我当时没看到,是后来第一次看录像的时候发现的。这个时候是第九局上半场尹柯大神上场的时候。邬童老大那个时候突然拿出了第五局之后隐匿了三局的气势,而我们罗副队几乎是第一秒反应过来的。将自己的姿势换成了足够稳定的能够接我们邬童老大高速直球的蹲姿。”


 


大家恍然大悟,邬童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罗瑞余光瞟到邬童的反应,有些高兴,看着傅文珂的眼神都泛着光。


 


“邬童老大可没给任何暗号。但我们罗副队单单只从邬童老大的一点点转变就察觉到了邬童老大要干嘛,这种默契,我只能说,不愧是两年的冠军搭档。”


 


刘贺撑着下巴思绪跑偏,他真不是故意的,但他突然发现一个侧重点。


所以老大是为啥一看到尹柯大神上来就这么认真呢?


 


“那…老傅,照你这么说,罗副队是和邬童队长有默契,但明天的比赛,如何能将这种默契最大化呢?难道你要让老大又当投手又当捕手么。”


 


廖云忍不住开口。傅文珂推了推鼻梁上快掉下来的眼镜,认真严肃的开口。


 


“我正有此意。“


 


众人沉默。邬童皱着眉靠在椅背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手里的本子转的飞快。


 


其实这也真是最不像办法的办法。罗瑞没办法自行改变战术,就算他有那个心,邬童也未必能那么快的相信他有这个战术指挥能力,两个人的风格都没办法在一朝一夕进行改变和适应。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让邬童来将主导地位更加明朗化。


 


“老傅说的…其实也是一种办法。“三垒手杨谦想了想,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一队现在这么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去培养副队的指挥能力,就算培养出来了,邬童老大他自己掌控比赛节奏这么久了,副队也适应去配合他这么久了,突然一下子要他们俩互换位置,能不能适应都不一定呢。所以让邬童彻底的去这样做,也只是把原先没确立的给确立了一下而已。对我来说没啥区别,只是,老大的负担就更重了。“老傅唯一的担忧就是作为投手的邬童现在要加上指挥比赛会不会负担过重。


 


大家都将视线投向邬童。


邬童转着本子没说话。


 


“……我,我想试试。大家,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罗瑞突然出声,大家这才惊觉他们似乎是忽略了要询问捕手的意见。


侧过头去看他,才发现罗瑞脸涨得通红。手紧紧的握着拳放在膝盖上,身板坐的笔直,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尴尬。


他们都顾着担心邬童的负担会不会过重,却忘了罗瑞现在好歹也还担着捕手的名头,于情于理,他们都改询问一下他的意见的……


 


“那个,副队,抱歉……我们……“


“没关系!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比赛的胜利。我也知道我在战术指挥方面不如尹柯,我跟随邬童跟随惯了,总是在场上会下意识的去跟从他的想法,配合他的打法。但…我今天……我想请求你们,让我试一次。哪怕只有上半场几局呢,如果我做不到,邬童随时可以接管比赛。”


“这……”


大家都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罗瑞一副下定决心了的样子,那么急切的希望得到这一次机会。


没有人敢下这个决定,于是都看向邬童。


邬童坐在原地没动,好看的眼睛眨了眨,然后放下了一直悠闲转着的本子。


 


“你现在是一队的捕手,赛场上该怎么做,整个队怎么指挥,理应是你的分内事。明天的比赛,我全权听你指挥。哪怕输,我们也是整个队一起输。”


 


他这一段话,算是定了军心。罗瑞一瞬间鼻尖就红了,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给忍回去了。他觉得他没喜欢错人,邬童在为他说话,在肯定他,在给他机会。


 


大家坐回自己座位,然后留下老傅站在最前面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


 


“既然最后决定是这样的,那我们就得来帮副队研究整体战术了。副队你仔细看啊,这是我昨天参考尹柯大神之前的比赛所总结出来的几个战术……”


 


其他人听得聚精会神,只有邬童的思绪飞到了操场之上。


 


他的缺点在刚才也被傅文珂无形之间给挑明了。


习惯于掌控比赛节奏,把捕手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让捕手失去了发挥的空间,也可能限制了一些更好的想法得到施展。


不管他的搭档是谁,他其实都不应该这样做。对罗瑞,他总归还是有一些很抱歉的心情。但也仅止于此。


刚刚之所以答应罗瑞,一个是为了让罗瑞找回当捕手的感觉,另一个也是为了他日后跟尹柯搭档的时候能减少矛盾。


 


刚才看比赛视频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尹柯是个和罗瑞完完全全两个不同类别的捕手,在尹柯那个类别的捕手里,尹柯又是top级别的。


强大的大局观,决策力,临产反应,甚至心理学尹柯都能驾驭,在赛场上把战术玩出花了都。


他作为捕手的光芒那么强,邬童不想自己挡掉一丝一毫。


所以他想去依赖尹柯,想单纯的做一个投手,不再需要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任务,不想比赛打得再那么痛苦煎熬。


 


突然好期待和尹柯一起搭档打比赛的日子……邬童脑子里此刻满脑子尹柯,什么都听不进去。


 


“老大!!”


“……干什么。”被大家唤回神的邬童皱了皱眉,周围噤声。只有傅文珂硬着头皮开口。


“我们是想说,明天的战术你听见了没有。”


“没。”


“……来那我们再说一遍~”


 


邬童这回没再走神。


傅文珂的战术计划还算是很成熟的,主要还是得看罗瑞是否能够运用得当。


邬童是还蛮认真的听,但他其实心里有点打鼓。


他们一队制定的都不错,但他总有一种预感,尹柯会比他们更狠。


 


罗瑞听得最认真,一直在拿着笔记东西也不知道在写啥,但大家看他认真的样子,都稍微定了定心。


虽说是不如尹柯大神,但和邬童有默契,还很用功,说不定明天的比赛会有惊喜呢。


 


就这样,两队都信心满满。


到了晚上邬童他们回到宿舍的时候,邬童才发现尹柯已经都洗漱完了躺在下铺看书了。


 


“累死我了。”


 


吧唧往尹柯床边一坐,屁股就像黏上了似的。罗瑞不着痕迹的看他俩一眼,抿抿嘴没说什么拿起换洗衣物去浴室了。刘贺不想当电灯泡,于是说肚子饿去买宵夜跑出门了。


 


尹柯看着一下子空了的宿舍,有些无奈的放下书看向邬童。


 


“脖子好了?”


“嗯好多了,没啥感觉了。你们今天怎么样?”


“我们训练啊,高强度体能训练。”尹柯笑了。邬童看着尹柯在昏黄的灯光下笑的温柔的样子觉得有些心跳加速。


 


“喂,我今晚跟你睡好不好?”


“你疯啦?”


“……其实今天,一直在看视频分析。我才发现我是一个挡掉了捕手太多光芒的投手。”


“嗯……”


“所以我明天会试着变成一个好投手的。”


 


尹柯觉得他说的话,有深意。脑子一转,有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邬童,你之前打比赛的时候,就没想过要依赖捕手么?“


“当然想过,但罗瑞他撑不起来,要想赢,就没有时间。但我现在……我想我可以了。”


说到这,邬童看向尹柯,桃花眼里是满满的信任和期待汇聚成的光。


尹柯看着他,视线相对,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邬童,你可以去洗了。”罗瑞抱着衣物出来,硬生生打断了这暧昧的气氛。


邬童应了一声,然后最后深深地看了尹柯一眼,拍了一下尹柯的腿,然后起身从上铺拿下要用的东西,走去了浴室,头都没回只留下一句轻快地。


“洗澡去~”


 


尹柯一直盯着邬童的背影,直到邬童整个人的身影消失不见,尹柯才突然低下头忍不住笑出了声。


 


个傻子,就这么相信我嘛……


 


尹柯摇了摇头,拿起书想要继续看,可满眼的笑意模糊了视线。


最后他无可奈的又气又笑的放下了书,翻身侧躺下闭上眼睛。


 


我会到你身边去,如你所期。


 


——————————TBC——————————



评论

热度(861)